首页  »  武侠情色  »  [What If?](80)作者:Nino
[What If?](80)作者:Nino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87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部举兵自立
 
             第十一章大战结束
 
             (8)广州湾的胜利
 
  「那在连州的尊室说老先生你们的看法呢?接下来希望怎么样?」我问道。 
  尊室说在中国历史上称为阮福说,光绪十一年法国人入侵越南,尊室说出面 请清廷派兵救援。中法战后越南为法国支配,尊室说逃入中国投奔两广总督张之 洞。
 
  张之洞安置尊室说后安置在罗定州并遣兵把守,每个月拨给500两银子供 其开销。尊室说在广东建立了一个越南流亡朝廷,每月初一十五及各种节庆时流 亡到中国境内的越南王朝官员都在此群聚朝贺。
 
  「我们不只要从法国人手中追求越南独立,我们更要像中国辛亥革命一样, 建立一个完全属於人民的新国家!」潘佩珠铿锵有力道:「尊室说老先生过去在 反抗法国人统治上的贡献我们给予肯定,但是老先生所代表的是封建的力量,是 旧时代君王的观念;唯有彻底解放越南人民,让人民当家作主,越南才会成为新 而独立的国家!」
 
  我直视潘佩珠,镜片后面的一双眸子坚定有力。作为越南知名的爱国知识分 子,潘佩珠年轻时号召学生组织反抗军对抗法国人,失败后於1904年东渡日 本寻求资金和军火协助,在日本与孙文先生、章太炎先生、梁任公伯伯等结为莫 逆。在日本他除了仿效孙先生组织革命团体越南光复会外,同时也大量出版政治 文件秘密运回越南散佈,鼓吹祖国人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
 
  「汪先生这次带来了孙先生手谕,孙先生特别交代要渊翔尽全力协助潘先生 革命事业…人上面渊翔不便帮忙,但枪枝军火上只要您开口渊翔一定尽全力协助 …」我朝汪精卫颔首转向潘佩珠诚恳道。
 
  「人力不成问题,只要能打倒法国人,越南百姓什么苦都能吃,绝对是一呼 百应!」潘佩珠态度斩钉截铁道:「就是现在军费上比较困难………」
 
  「这钱的问题…」我沉吟道。
 
  「这件事上面孙先生特别器重萃亭兄,还望萃亭兄尽全力协助!」汪精卫帮 腔道。
 
  「这…」我低头不语,心想这个死汪精卫专门慷他人之慨。潘佩珠狮子大开 口不说,最重要是从原本世界学到的【后见之明】,越南人民族自尊心极强,就 算掏心掏肺帮助他们,未来独立成功后也反将成为两广边境后患。好处捞不到, 未来又可能造成我军的后方问题──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种蠢事就不是单凭什么 【支援越南兄弟反抗殖民帝国主义】之类的屁话所该做的。
 
  更何况潘佩珠没有什么军事才能………
 
  我望望陪陪在潘佩珠旁边的年轻秘书──他的汉语说得极好,【阮爱国】是 他现在用的名字,但未来某天他将改用那名满全球、响噹噹的【胡志明】三个字 称呼自己。按照我原本那个世界的历史,年轻的阮爱国将与年轻的周绍山结为莫 逆,甚至当阮爱国在广州与曾雪明女士结婚时,周绍山夫妻还是那极少数受邀参 加的宾客。
 
  胡志明是伟大的民族革命家没错,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军事天分………
 
  拿些军火当打狗的肉包子给他们两个玩玩是没关系,但狮子大开口要这么多 钱就不该当是儿戏了。
 
  「唉…不瞒各位说,渊翔的队伍粮饷也是要自筹,目前接济军火还可以,但 若说到粮饷,渊翔也是力有未逮呀………」
 
  「倘若由孙先生作保,先向萃亭兄借支100万元何如呢?」汪精卫问道。 
  妈的你个汪精卫,你以为钞票是我自己印的呀?要跟我玩【空手套白狼】你 还早着哩…我心中暗干道。这些时间以来明的台面上我虽然没有直接资助,但私 底下越南光复会这些傢伙能在边境寻衅,还不是吃我的喝我的………
 
  「当前粤桂大战方酣,陆老帅追索军费甚急…加上广州湾不稳,北洋政府随 时可藉此机会由南方侵入,渊翔真的无能为力呀…」我故意搓着手道:「若是说 军火,目前渊翔还能透过广州湾内线取得械弹但要说到现金真的有困难………」 
  周绍山突然不经意地给我使了个眼色。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胡志明正若 无其事地在给潘佩珠打着暗号。
 
  「汪先生,如果萃亭兄真的有困难我们也不便相逼…」潘佩珠接口道。
 
  「潘先生此言差矣,如果没有足够粮饷越南人民要如何争取独立自由呢?打 仗说来说去还是钱、钱、前三个字呀!」汪精卫没想到潘佩珠突然示弱下来,续 道:「这次孙先生特别交代了在下一定要为您把事情办成………」
 
  「孙先生好意心领了,但萃亭兄有难言之处也不便强求…」潘佩珠道,表情 却甚平静。
 
  「这…」汪精卫不愧是聪明人,沉吟半晌立刻改口道:「呵呵,是兆铭太心 急没有顾虑到萃亭兄立场…那潘先生有何建议呢?」
 
  「说说你的意见吧!」潘佩珠向胡志明示意道。
 
  「是…恕在下直言…」胡志明声若鸿钟道:「越南人民争独立、争自由的决 心不变,但眼前之所以能露出恢复独立曙光,事实上是因为法国人欧战失利无暇 东顾越南情形,殖民地法国狗官们个个心理只想着如何保存个人利益,已经没有 人有决心捍卫法兰西利益。借用中国俗话说,就是树倒猢狲散、随人顾性命。」 
  「所以正是摧枯拉朽、一举建国的好时机呀!」汪精卫接口道。
 
  「事实未必如此…」胡志明续道:「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法国人是不行 了,但英国人、暹罗人都虎视眈眈着印度支那这块大饼…只要法国人一宣布与德 国休战,英国人、暹罗人绝对不会耽搁,立刻动手。」
 
  「嗯…」汪精卫抿嘴思考着即将出现的多角难题。
 
  「法国人现在战斗意志全失,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同样地如果法国人引 狼入室,拱手将越南送人来保卫自己在印度支那的利益,这样战争就会拖延非常 久的时间。」
 
  「喔?」汪精卫扬眉道。
 
  「英国人与法国人间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怨恨,眼前只不过是法国人打不下 去,但从殖民地白人主人的观点,如果法国本国没办法继续保护殖民者利益,转 而寻求英国人──另一批白人──保护,绝对是比被殖民地人民赶走来得好…」 
  胡志明继续解释道:「按照目前局势来看,德国人开出的降条件中如果要法 国本土进一步割地赔款可能比较难,合理的是要求法国放弃海外殖民地,也就是 说包括北非、西非以及印度支那半岛大概都将成为德国人势力范围。」
 
  「这样说没错,如果德国人有智慧的话,只要提出的条件不包括割让法国领 土,或是依据防禦观点将目前佔领的土地适当还给法国,后退回到索姆河河谷一 线,法国人将很难拒绝这样的和谈条件…」汪精卫沉吟道:「相较起来割让海外 殖民地就不算什么了。殖民地是多的,如何维持法国本土完整才是法国政府的核 心问题,如果身体都没有了,坚持海外的殖民地一点意义也没有。况且只要德英 两国还处於战争状态,德国人就没能力也不可能实质领有法国殖民地,回过头来 这些殖民地不是被英国人佔走,就是被德国人转卖给美国人抵债吧?」
 
  汪精卫果然深不可测,对欧洲局势研究果然相当深刻………
 
  「您说得正是…」胡志明接着道:「要求法国本土只会造成法国人民抵抗到 底的决心,毕竟割让亚尔萨斯、洛林二省的殷鑑不远,强迫法国政府割让大面积 土地只会让法国政府倒台、让战争无限制拖延下去。但如果取得法国殖民地,再 转交给美国、荷兰等国抵债──英国人现在也是强弩之末,如果有法国人里应外 合,英国人要强佔法国殖民地困难不大;但如果今天德国人玩上一手,美国人、 荷兰人从菲律宾、荷属东印度出发到印度支那距离一点也不远。美国现在是英国 最大的债权国、英国对外贸易的咽喉牵制在荷兰人手里,德国人转一手裂解法兰 西是对列强都有利的方案。」
 
 「这样说北洋政府参战算计不在北洋军取得英国军火、英国人获得中国人力 
  资源,而是更深远地牵涉到英国抢佔法国殖民地的问题…「汪精卫思索道:」 英国人在东方势单力孤、要抵挡美国、荷兰力有未逮,就算澳洲、纽西兰部队也 救不了近火──找日本人出兵不可靠,很可能最后像山东一样被日本人一碗端走, 找北洋军合作正是最好选择………「
 
  「正是如此…」潘佩珠道。
 
  「所以照二位意思,现在上策是由萃亭兄提供军火粮饷,让越南光复会趁乱 佔领要地、成为既成事实?」汪精卫反问道。
 
  「我们自己动手最好,但并非上策…」潘佩珠道:「坦白说现在要与列强开 战,我们不只缺钱缺枪,我们更缺领导干部。要守住我们的国土,光靠农民起义 是不够的。万军易得、一将难求………」
 
  「所以…?」汪精卫不明白问道。
 
  潘佩珠示意胡志明继续说明。
 
  胡志明道:「自行驱逐法国殖民政府,迎战即将到来的德国人、美国人或荷 兰人是上策也是下策──最重要是目前我们缺乏外交支援,即便有强烈的牺牲决 心,最后也难免被列强瓜分的命运。」
 
  「罗斯福是强烈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要他放掉这块肥肉真的不容易…」汪精 卫想想道:「那中策呢?」
 
  「中策是我们先与德国、美国或荷兰达成协议………」
 
  「回头跟新的殖民地主人谈吗?」汪精卫问道。
 
  「我们反对法国殖民统治也反对阮朝朝廷的封建专制,我们的理想是建立一 个君主立宪国家…」潘佩珠道:「目前在日本,犬养毅、松井石根、柏原文太郎 等等已经协助我们得到日本政府承诺,一旦法国人在欧战战败,日本会立刻承认 越南的自主权。但是现在德国情势大好,除非日本能巧妙脱离与英国同盟关系, 否则在外交上日本人也佔不了什么便宜,更遑论公开与美国、荷兰为敌。」 
  「这样判断也没错…如果没有强大的外交协助,要独立抵抗美荷是几乎不可 能的。不要说日本国有没有这个实力,如果协约国战败,日本人自顾不暇,最后 还是会以自己已经稳稳抓在手中的山东利益为重。回过头来与美国、荷兰谈判也 是种选择…」汪精卫思索道:「但是美国人、荷兰人为什么要同意越南人自治的 要求呢?」
 
  「菲律宾独立运动是他们很好的参考…」胡志明神情严肃道:「1899年 菲律宾人在完全没有任何外援的情形下与美国殖民者掀起武装斗争。菲律宾的武 装力量只有8到10万人、严重缺乏武器弹药,美国人强迫所有菲律宾平民到指 定地点领取良民证后,接着将所有领有良民证的菲律宾人全部赶入集中营,并且 烧毁菲律宾人离开后的村庄──未进入集中营的菲律宾人一但被美军发现,只要 年纪超过10岁者全部屠杀。美国人的战争方式残酷无情,男人、女人、儿童、 囚犯、俘虏、叛乱分子以及所有10岁以上有嫌疑的少年一个不留、全数屠杀。 
  但即便如此,菲律宾人仍然艰苦抵抗了3年!「
 
  我看着胡志明眸子,不明白他说这段话要表达的意思………
 
  「无论是德国、美国还是荷兰,他们取得印度支那的目的都是作为法国战败 的赔偿,简单说就是一种赔偿品…」胡志明态度坚定、不带一点感情道:「菲律 宾人在岛屿的环境下尚能够殊死抵抗三年,我们越南不是一座孤悬海上的岛屿, 相较於菲律宾人而言,我们有丛山、有峻岭,更可以在状况不利时退入中国寻求 再起机会;也就是说,我们越南人是不会被打败、更不会被消灭的!」
 
  胡志明闭上眼顿了顿续道:「印度支那是法国提供出来的赔偿,但如果10 年、20年、30年新的殖民者都无法有效控制…只要让殖民者持续不断流血、 让他们的血昂贵到任何的矿产、农产都无法弥补时,这殖民地就不是一块宝贝, 而是一块丢不掉也嚥不下的火炭了!」
 
  「所以就是採用游击战持续不断让殖民者流血的意思吗?」我问道。
 
  「是的…」胡志明颔首道:「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一个越南人活着,我们就算 要死去也要拉上一个殖民者垫背。」
 
  「你们需要和农民站在一起,只有把反帝国主义的战争和反对封建地主剥削 的战争结合在一起,你们这种作法才会有胜算…」我淡淡回应道。我不瞭解他们 这种观点是打哪来的,但显然与原本历史中30年后中南半岛人民反殖民斗争理 论不谋而合。「如果民族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只是像过去一样只 为了保护封建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人民是绝对不会支持的………」
 
  潘佩珠与胡志明两人都微微点头………
 
  「所以看来中策的首要前提是要提供越南人民一个边界外的后方基地,可以 提供训练、后勤、整备的保障」我道:「我们双方目前已经达到了这一点。未来 不用担心,只要渊翔还在就一定会坚持双方已经达成的协议;但即便如此,要如 何将威胁力度让德国人、美国人、荷兰人知道,甚至引来有力的大国力量介入调 停,渊翔就爱莫能助了………」
 
  「这部份我们明白,只要萃亭兄您愿意持续提供我们基地就是对我们最大的 帮助…」潘佩珠平淡道:「国际外交部分我们会持续努力………」
 
  「这个方案听来牺牲极大,但同样是受制於国际现实,未必诚如诸君所愿是 较佳中策…」汪精卫问道:「那上策呢?」
 
  「上策就要萃亭兄全力配合了…」潘佩珠缓缓吐出答案道:「藉着萃亭兄与 康惕的协议,我们打算借萃亭兄名义实质佔领越南………」
 
  「呃…?」汪精卫不明究里。
 
  「协议内容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只希望萃亭兄您可以扩大协议范围…」潘 佩珠刻意保持神祕道:「您原本就打算出兵的部分请您继续出兵…但我们想透过 您与康惕先生传个话,我们想拥立阿尔贝特?萨罗先生………」
 
  阿尔贝特?萨罗是1917年到任的法属印度支那总督,政治上属於激进社 会党,这几年因在印度支那的统治相当开明而极富盛名。
 
  「您的意思是…?」我小心问道。
 
  「我们想要拥立阿尔贝特?萨罗先生出任印度支那领导人,藉由主动宣布门 户开放来平衡各国的野心…」潘佩珠说明道。
 
  「呵呵呵,真是个驱虎吞狼的妙计…」汪精卫听着似乎相当兴奋,紧接着问 道:「拥立阿尔贝特?萨罗是第一步,但事实上还是要有武力作为后盾呀!?」 
  「所以我们想向萃亭兄商借部队名号一用…」潘佩珠若无其事、云淡风轻道 ………
 
           ************
 
  这绝对是招险棋,后果极难预料。
 
  简单说潘佩珠与胡志明两人提出的想法就是,既然法属印度支那政府手中兵 力极少,目前殖民地人民起义四处蜂起、正焦头烂额,不如回头找阿尔贝特?萨 罗搞个假自治,然后就像之前康惕找我的盘算,由阿尔贝特?萨罗出面找陆荣廷 方面谈,【借兵】进入越南维持治安──但桂军之前与陈炯明大战失利被逐出广 州,目前正与陈炯明部粤军在梧州方面对峙中,要陆荣廷分兵进入越南几乎是不 可能的事,更别说陆荣廷械弹、被服、粮饷都缺──但这也出现了一个机会。 
  越方提议电呈孙文先生后,孙先生授权汪精卫为代表全力协助潘、胡二人促 成此事。这时候潘佩珠过去几十年努力打下的老交情起了很大作用,在孙先生出 面担保下梁任公与岑云阶老帅都出面斡旋,当然其中交换的利益绝对不小,但实 际条件就不足外人道了。
 
  日本方面在犬养毅穿针引线下,高桥是清首相与内田外务大臣也都愿意届时 宣布承认法属印度支那政府自行宣布独立自治并保持门户开放。
 
  至於美国方面,新到任的特命全权驻华公使舒尔曼与菲律宾总督叶特都只对 门户开放有兴趣,只要能打破法国独佔印度支那利益,排除德国、英国在此间影 响力,对美国来说就是极有利的结果。而就荷兰方面而言,东印度总督佛克不置 可否,表示要视后续状况再请内阁方面做出决定。
 
  关键点在於阿尔贝特?萨罗的态度………
 
  阿尔贝特?萨罗所属的激进社会党自称是社会主义政党,但根本上不是第三 国际系统的社会主义政党,而是第二国际系统的。激进党成立於1901年,是 法国延续到廿一世纪最古老的政党。激进党最初为左派共和路线,但1905年 转至中间派。激进党基本上属於激进共和主义左派传统,支持私有财产制与政教 分离,在面对殖民地人民上通常也会採取较开明的态度。
 
  游说阿尔贝特?萨罗不是件简单的事──毕竟这与叛国没有什么不同──重 点在时机拿捏。欧战肯定是不会拖过1921年秋天。
 
  去年冬天的美国总统选举哈定打败了民主党的罗斯福与威尔逊的搭档,哈定 在选举中打出了【回归常态】的口号,大幅度击败对手赢得大选。哈定的得票率 高达60。36%,是1824年美国开始统计普选得票率以来胜负差距最大的 一次。哈定的出线在美国历史上是非常受到争议的一次,当时美国共和党内三位 候选人竞争激烈、难分难舍,共和党大老们为了打破僵局提名了在初选中排名第 10名的哈定。随着1920年美国通过第19号宪法修正案赋予美国妇女投票 权,哈定充分利用好莱坞与百老汇的力量,众多明星纷纷前往帮忙助选,促成各 大媒体争相报导,更有层出不穷的新闻影片推波助澜,最后也让哈定顺利坐上美 国总统宝座。
 
  哈定的政治路线有三点:强化孤立主义、复活排斥主义与弱化之前民主党执 政时代的政府行动主义。
 
  战争走入第八年………
 
  在孤立主义价值引导下,美国愈来愈不想介入欧战收尾。
 
  德法和议停滞已久,新闻界传得沸沸汤汤,但终究是放话的多、实际公布的 少,怕是要等到双方公开签约那天才能真正算数。
 
  英国部分要死不活,远征军今年七月在德军攻势压迫下几乎退到了康城,要 不是德军只採有限目标攻势,英国远征军怕是会全面溃散。
 
  德国部分几乎已经是打着玩了,绝非如同前四年那般认真。德国整府预算再 次投入国内建设,无论是钢铁、化学、纺织等都渐渐恢复。
 
  俄国退出欧战后,新成立的共和政府基本上成为德国附庸,白俄罗斯、乌克 兰、波罗的海三小国等纷纷独立成为德国附庸,源源不决的农产品涌入中欧,交 换德国生产的各种工业产品以进行重建。
 
  义大利早就在1919年片面宣布停战下课说掰掰,但奥匈帝国也好不到哪 去。
 
  1916年法兰兹?约瑟夫一世逝世后,卡尔一世继任上台──虽然在这个 世界里德国人势如破竹,但奥匈帝国的废柴状态却一点也没改善──在义大利、 塞尔维亚与加里西亚等地战事持续失利的影响下,1918年约瑟夫一世开始寻 求与法国媾和,但法国人自顾不暇、更无法提供让奥匈帝国满意的停战条件。消 息泄漏后卡尔一世陷入极度窘迫的地位,外有德国的强力逼压,内部奥地利共和 主义者倡导否决君主制、匈牙利、捷克也闹起独立,原本南部斯拉夫民族地区的 波士尼亚、黑塞哥维纳、黑山、马其顿、斯洛维尼亚、克罗埃西亚等等,外加上 在1918年初被德奥联军消灭的塞尔维亚,各个都搞起了民族独立运动。 
  义大利退出战场后割让了特雷维索省、皮亚韦河以东的领土。这些领土几十 年前还是奥匈帝国的一部份,在1871年普法战争后义大利人才刚从奥国手中 夺过来,接连11次伊松佐河战役与卡波雷托战役令义大利损失了超过130万 青年生命,在不断放血下义大利人民极度厌恶战争,甚至不惜将原本属於奥国的 领土交还作为停战条件。
 
  义大利输了,失去了原本不属於他们的东西;奥匈帝国赢了,胜利者却因失 血过多而解体。
 
  赢家没赢、输家没输……!
 
  卡尔一世无法控制局面,奥地利国会通过主动奥地利与德意志帝国合并,而 
  原本的匈牙利、波士尼亚、黑塞哥维纳、黑山、马其顿、斯洛维尼亚、克罗埃西 
  亚等地也纷纷在宣布成为德意志帝国附庸国后获得半独立地位。雨后春笋般 【新兴独立国家】的庞大商机不仅让德国经济快速复苏,更吸引了美国、荷兰等 【中立】国家纷纷前来挖金,虽然目前为止战争还没结束,但一时间全球贸易勃 发、兴兴向荣!
 
  到目前为止新的欧洲局势极类似我原本那个世界廿一世纪欧盟的样态,透过 类似拿破崙【大陆封锁政策】的贸易管制措施,搭配潜水艇对英伦三岛的封锁, 德国建立起如同欧洲共同市场的经济组织拿走绝大部分利益,美国、荷兰两国也 不遑多让赚得不亦乐乎,俄国虽然领土减少却稳定了下来,原本出口英法的农工 
  原料转出口往德国、美国及中欧各地──只剩下法国继续慢慢失血、英国作困兽 
  之斗,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排除在【新欧洲】之外。
 
  从另外一个方面想,阿尔贝特?萨罗这样的政治家,面对祖国如此的困境会 怎么想呢?会想要带领印度支那殖民地走出困境吗?会想要搞出一片属於自己的 【王道乐土】吗?
 
           ************
 
  穿着全套军礼服,朝阳下勳章在胸前闪闪发光,我左手扶着军刀刀柄,双眼 凝视远方。
 
  「差5分钟六点…」传令报读时间。
 
  「嗯…」我面不改色身形不动抿嘴低吟。
 
  东方已露鱼肚白,阵阵秋风吹来即便在这南方仍有相当寒意。
 
  「报告,现在时间五点五十八分,请各位长官上马!」传令喝道。
 
  「白参谋长、常团长请上马!」我转头向两侧白健生、常耀东致意道。
 
  「请司令上马」白崇禧、常耀东齐喝道。
 
  我左手拨刀右手执握韁绳,倏地跃上马背。
 
  身旁10余名官佐也同时上马!
 
  「步二团听令~~!」常耀东高喝划破静谧的晨曦。
 
  「有~!」3000余名官兵齐声低吼。
 
  「鸣号!」常耀东拖长尾音高声喝令。
 
  达达滴滴鞑达滴达滴~!达达滴滴鞑达滴达滴~!达达滴滴鞑达滴达滴~! 
  号手扬起绑着红巾的金黄号角吹奏起【齐步走】的讯号。
 
  刷~刷~刷~刷~刷~~!3000余名官兵只发出一个声音,若不是在场 亲眼见到、亲耳听到,决不会相信那裤管摩擦、鞋底顿地可以如此地划一,彷彿 只有独自一人前进一般。
 
  「向右~看~~!」带头的许宗武营长沉声喊道。5、600名精壮将士闻 令齐向右看向我行举手礼。
 
  我抽出军刀直立脸前再刷地一声向右用力画下!
 
  许宗武营长率队义无反顾前行,兵士们肩上步枪顶端刺刀闪着阴寒惨白的光 芒。
 
  随着许营前行,后续连队一一通过我面前。
 
  劈哩啪啦~劈哩啪啦~劈哩啪啦~~!许营前进方向不远处响起如雷鞭炮响。 
  我不禁转头望去………
 
  法军检查哨的栅栏已经升起,成千上万中国老百姓如潮水般自广州湾城内涌 出,或挥旗、或鸣炮、或献花,千千百百张面孔都浮现着骄傲、自信的荣光! 
  「国军来了!」
 
  「曲司令领着部队来了!」
 
  老百姓的欢呼慢慢汇聚、累积成一条无可抵禦的宏大浪潮。
 
  刷~刷~刷~刷~刷~~!士兵们继续无声地前行,数千支泛着白光的刺刀 在晨曦中如密集的松林般徐徐前进。
 
  「广州湾是我们的了~!」
 
  「打倒帝国主义!」
 
  「恢复中华~~!」
 
  激情的民众此起彼落呼起口号。
 
  我一一向行经面前的连队敬礼──今天是他们的日子,这份骄傲未来数十年 他们都将不断不断地向子孙诉说。
 
 眼角余光中我隐约见到法军检查哨另一方康惕大使与法国代表们穿着礼服戴 
  着高帽的身影………
 
  民国十年十月十日我部进驻广州湾解除法军武装接手防务并维持治安………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