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官场荡妇——吴丽薇](全)作者:无忌哥哥
[官场荡妇——吴丽薇](全)作者:无忌哥哥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官场荡妇——吴丽薇
 

 排版:tim118
 字数:29403字
 2006/02/21发表于:羔羊



 



                引 子
 
  夜,已经很深了。
 
  此刻,我睡在X市的五星级大酒店里的一个包房内。身边躺着的是刚刚与我 翻云覆雨完呼呼熟睡的这个城市的最高长官——市委书记高某。这个已过四十的 健壮男人在折腾了我将近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抵挡不住疲劳的折磨,伴随着阵阵 鼾声,进入了甜甜的梦乡。而我,穿着刚刚为迎合市委书记特殊爱好而刻意穿起 的黑蕾丝胸罩和黑色高腰开裆丝袜,却无半点睡意。
 
  起身望着床对面落地镜子里我的身影:一头天然的波浪卷发自然地倾泻到肩 上。由于经常做美容,一张脸依然娇媚细嫩,涂了口红的小嘴边还挂着丝丝的残 留精液。
 
  望着镜子里充满淫荡欲的我,我的手禁不住又摸上了刚刚被高书记啃了半天 的乳房,另一只手顺着如蝉翼般质感的丝袜游走到了被黑色阴毛半掩着、刚被捅 得有点红肿的阴道。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淑女,一个北大毕业的娇子,而今却成为 了市委书记等众多官场要人的玩物。家早已成为了过去,虽然我也有一套二百多 平方米的住宅,但大多时间我都住宿在这个五星级大酒店的包房内,身边不停地 换着这个城市的父母官。用各种姿态让他们获得最大的满意和舒服,成为被性感 和欲望包围的——官场女人。
 
  我叫吴丽薇,是一个离了婚的少妇,现在北方某个小城市的一个政府部门工 作。虽然现在已经徐娘半老,成为一个十二岁女儿的母亲,但由于身材较好,特 别是我曾经就学于中国最著名的大学——首都的北京大学,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城 市里,属于比较知名的女人。
 
  再加上因为常和政府的官员打交道,认识了不少在我们这个城市属于高官的 人,由于我的学历和较好的相貌,包括我们这座城市一号首长在内的许多官员都 把我当成了猎取的对象。
 
  而我从十四岁时就有了性的体验,早已尝到了性的滋味,加上我对权力的崇 拜,到这个城市工作没多久,我就被一个挂职锻炼来的副市长俘获,成为了他的 情人。
 
  一年半他离开后,为了再找一个靠山,我先后又与市委副书记、市长发生了 关系,由于我的开放和出色的床上表现,最终引起了市委书记的注意,并成为了 他的情妇,逐渐由一个北大学生堕落成了一个官场荡妇。
 
  所有的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一、渐醒人事
 
  我出生于一九七二年,是随着从军的父亲出生在甘肃天水。从小,就是父母 眼里的乖女孩。从上幼儿园开始,我不仅相貌乖甜,惹人喜爱,而且表现出了过 人的学习天赋,学习成绩一直在全校领先,早早就戴上了红领巾,一年级到五年 级一直是我们班的班长。三年级时成为了我们学校的少先队大队长。
 
  十四岁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我随着转业的父母从甘肃天水回到了阔别 已久的家乡——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县城,进入了县公立初中上学。我的班主任张 伟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健壮年轻小伙子,身高足有一百八十公分,长得很像现在的 明星刘德华。很快,由于我的学习成绩优秀,又得到了张老师的青睐,一个学期 不到,我又当上了我们班的班长兼学习委员。
 
  由于家庭条件较好,营养赶的上,我的身子发育较其它女同学要快一点。十 四岁时,胸前的两个小咪咪就已经隆起,屁股也越来越大,再加上梳着两根小辫 子。的确有点吸引人。
 
  我们那时候还比较封建,男女同学之间基本上不相互来往。但是,我还是能 够感觉到男同学趁我不注意时偷偷注视我时的特异的目光,就像一条狼突然看见 了猎物时的感觉。
 
  我的班主任张伟去年刚结婚,新婚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长的小巧动人。 但是,我发现平时上课时他看我的眼光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使我常常不敢 直视他的目光。
 
  由于担任了班长,我与张老师的接触明显增多。到老师房间交作业时,或帮 助老师抄写备课笔记时,张老师常常会借机抓住我的手,轻轻的抚摸。或者是装 作关心我的样子,摸我的脸,对我说些鼓励的话。渐渐地,老师看我没太多的反 应,对我的骚扰逐渐多了起来。借口抓重点学生,在上自习的时候,常常把我叫 到他的办公室里,单独辅导。
 
  由于夏天已渐渐来临,我们女孩子早已穿上了花裙子。而每当到张老师办公 室接受辅导时,站在我身后的张老师,与我的身体贴的是那样的紧,让我感到几 乎就像没穿衣服一样。
 
  期间,由于少女的羞涩,我常常感觉有点不自在,但一看到老师那满脸充满 正气凛然为我补课的样子,对他的手的不规不矩,我也说不出什么。张老师常常 一手抓住我的手,手把手教我解题,另一只手有意识无意识的在我的身上游走。 随着张老师的抚摸,我就感觉到身后从张老师的身上长出一个棍子似的东西,硬 硬的顶在我的屁股上,还一抖一抖的,张老师的呼吸也慢慢变粗。
 
  大部份时候都是打响了下自习的铃声,张老师才会停止对我的辅导。而我, 对这一切,只能默默的记在心里,不敢告诉别人。
 
  随着张老师对我的辅导次数增多,慢慢的,我也渐渐习惯了老师的抚摸,如 果哪一天没有感觉到老师的抚摸,反而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有点空荡荡的。 

              二、初见阴茎
 
  又是一个周六,明天将是我们盼了六天才等到的星期天。
 
  下午放学时,老师在班上宣布了一项决定:明天星期天,吴丽薇等三名同学 到学校帮助老师出墙报。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我穿着一件白底碎花的裙子就到了学校,与其它两位 同学出完墙报后,找来了张老师进行验收。老师验收后对我们说:「你们可以回 去了。丽薇同学留一下,昨天你交上来的作业中有几道题做得不对,过来改正了 再回。」
 
  于是,其它两位同学先行离开了,我只好随着张老师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由于是星期天,学校里除了门卫,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张老师把我让进他的 办公室后,随手就把是碰锁的门带上了。
 
  一进门,我就问:「张老师,我觉得我好像做的没错呀!哪道题做错了?」 
  张老师没有回答,一把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一弯腰抄起我的双腿,就把我 抱到了他的身上。此时的我害羞极了,却不敢挣扎喊叫,只是把头更深的伸向他 的怀里。
 
  张老师见我不敢反抗,把他的嘴就贴上了我的脸,一边说:「丽薇,你真可 爱,我可想死你了。」一边在我的脸上就拱了起来,手在我的身上就摸了起来。 他看到我的头钻到了他的怀里,硬把我的头拉起来,对着我的嘴就吻了起来。 
  当他的舌头进入我的嘴里的时候,虽然我的心里还是感觉很害羞,毕竟长这 么大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亲吻。但同时,心里却涌上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麻酥酥 的,就像过电一样。
 
  张老师在吻着我的同时,手就从我的裙子下伸了进来。这时,我被惊醒了, 想伸出手去阻止他的行动。但张老师另一只手却把我紧紧的抱住,让我丝毫不能 动弹。他摸到了我的小腿,又摸上了大腿,接着,又摸到了我的白色棉三角内裤 上。摸了几下,张老师一直手紧紧的把我固定住,另一只手一下子就把我的内裤 脱了下来,我只感觉到突然间腿间一下子凉快了许多。
 
  张老师脱掉我的内裤后,把手伸向了我的阴部。一根指头伸了进来,我感觉 它拨开了我还没完全发育彻底的阴毛,轻轻地触摸到了我的阴蒂和大小阴唇,我 禁不住感觉到全身一阵激动。在他的抚摸下,我的阴道开始流出了点点液体。 
  张老师看到了我的反应,把我抱起来走到了他的床边,从下到上把我的鞋和 裙子一脱而光后,把我放到了床上。此刻,我的身上就穿着一双白袜子,那手捂 着双眼,光溜溜的躺在张老师的床上。
 
  张老师伏下身子再一次的亲吻我后,站起来,一把脱去了他的T恤,露出了 胸肌发达的胸膛。接着,他一弯腰,连裤子和内裤全脱到了地上。透过指缝,我 看到了他的胯下一根足有八寸长的阴茎昂然挺立。这就是阴茎?以前,我只在生 理课本上偷偷的看过它的图画,今天,见到一根活生生的阴茎却是生平头一次。 
  张老师挺着他的阴茎,拉过我的手放在上面,说了句:「丽薇,别害怕,每 个女孩子都要经过这一回。摸摸它。」
 
  我被动地摸着那根烫人的阴茎,心怦怦的直跳。
 

              三、告别处女
 
  张老师拉着我的手放在他那根热乎乎的阴茎上,我偷偷的睁开眼一看,只见 它青筋暴出,龟头高挺,就像一条昂首待发的毒蛇,在我的手里一跳一跳的。看 着他那诱人的样子,再加上张老师不住的抚摸我的乳房、大腿和大小阴唇,我的 两腿间也不禁微微开始颤动,阴唇微张,一缕缕宝贵的阴水流了出来。
 
  张老师看到他的抚摸与挑逗已取得了效果,一把抓过我的脚,把我拉到了床 边,分开我的两腿,把他的阴茎顶到了我的两腿间。
 
  这时,我的自然本能想拒绝他,嘴里叫道:「别,别!」两手开始使劲往外 推他。
 
  张老师为了消除我的紧张,俯下身来,一张嘴吻住了我的红唇,左手从我的 颈下穿过,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右手扶住他的阴茎顶开我的大小阴唇开始往里 捅。一下子,就顶进去小半个,隐隐中感到有一个什么东西阻挡住了张老师阴茎 的深入,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处女膜。
 
  随着张老师大鸡巴的插入,「啊!」我一声惨叫,感觉就像一个木棍一下子 插进了我的阴道,又紧又痛。张老师对着我的耳边说:「丽薇,别害怕,马上你 就会感到会很舒服的。」说着话,张老师一使劲,阴茎突破了我的处女膜,整根 插进了我的阴道。此时,我痛得已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张老师稍微停顿了一会,边吻着我的眼泪,边上下抚摸我的乳房、大腿、屁 股,让我的阴道慢慢适应他的插入。
 
  休息了一小会,张老师看到我的疼痛感有所减少,便开始轻抽慢插,虽然刚 开始时还是很痛,但渐渐地,疼痛感开始减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感涌上了心头,轻飘飘的,麻痒痒的,伴随着张老师的一进一出,我也禁不住开 始轻微的呻吟起来:「嗯……嗯……嗯……」
 
  看着我开始舒服的享受性爱,张老师也更加的卖力,两只手把我的脚放到了 他的肩上搂住,底下一根大鸡巴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此刻,我偷偷的睁开了一直久闭的眼睛,看着张老师健壮的胸膛和英俊的面 庞,再加上大鸡巴的刺激,我禁不住伸出手去抓住了张老师的胳膊,把身子弯向 他,让阴茎更深地进入我的阴道。
 
  在床边干了我一会后,张老师又用他强壮有力的大手,把我移到了床里,他 也随之上了床,整个身子压到了我的身上,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趴到我的身上,张老师一手抱住我的脖子,一手抱住我的屁股,把我紧紧的 抱在怀里,屁股也一耸一耸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强有力的撞击着,让我感受到 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随着张老师阴茎的抽插速度加快,我的阴道里也出现了阵阵的蠕动,并越来 越强烈。「嗷,嗷,嗷!」伴随着张老师喉咙里发出的低声呻吟,张老师一下子 冲上了顶点,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打在了我的子宫壁上。我也一 阵阵的紧缩,阴道里喷出了一股股的阴精,配合着张老师的精液。
 
  一阵阵的痉挛之后,张老师趴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
 

              四、摆脱恶梦
 
  过了好大一会,张老师才从我的身上起来,从我的阴道里抽出了那根渐渐变 软的阴茎。随着大鸡巴的抽出,感觉就像一根棍子从我的身体里面拔出。
 
  张老师抽出的大鸡巴上,上面沾满了白糊糊的精液和斑斑血色。我赶忙坐起 来低头一看,我的阴道被张老师捅得现在还微微半张着,阴毛上、大腿上白糊糊 的一片,分不清是我流出的淫液还是张老师的精液。
 
  「呀!」还有一些血流到了床上。这就是我的处女血,从生理课上学到的知 识,让我知道我的处女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张老师从床头抓过一些卫生纸,撕了一些递给我,让我擦擦湿漉漉的阴部。 我接过纸,擦了擦阴部和大腿间,下了床想站起来穿衣服。没想到,由于刚才张 老师激烈的冲撞和插入,两腿间的疼痛随着脚挨上地,又开始了。要不是张老师 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我,差点我就脚一软倒到了地上。
 
  我默默的穿上了内裤和裙子,穿上了袜子和鞋,恨恨的看了张老师一眼,就 转身向门外走去。
 
  此时,张老师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看我要走,便把我拉住,重新又抱在了怀 里,像小鸡啄米似的亲吻着我的眼睛、嘴唇、耳朵和脸:「丽薇,感觉怎样,舒 服吧?你真是个可人的小宝贝!」
 
  我低着头任张老师亲吻,没有回答他。张老师又伸手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 不时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挑开我的内裤边,摸着刚刚被捅得红肿的我的阴部。 
  轻薄了好大一会,张老师看看时间也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最后一次亲吻了 我,就让我回家去了。我忍着两腿间的疼痛,脚步蹒跚地一步一步走回了家中。 见了父母,我装出笑脸,什么也没告诉她。吃过饭,就躺到了床上休息,让紧绷 绷的身体略略放松些。
 
     ***    ***    ***    ***
 
  星期一开学后,张老师又恢复了对我的单独辅导,只是这时候的辅导,不再 局限于手在裙子外摸来摸去。更多的时候,是张老师抱住我,分开我的两腿,背 对着他坐在他的腿上,他的硬挺挺的阴茎顶在我的裆部。一边摸着我刚刚发育成 熟的乳房和大腿,一边为我讲解例题。
 
  在以后的日子里,张老师利用星期天加班的方式,又多次和我发生了关系。 我的阴道也渐渐适应了他那粗大的阴茎,不再感到疼痛,更多的时候,伴随着的 是阵阵的快感。
 
     ***    ***    ***    ***
 
  转眼间,到了一九八三年,中国开始了第一次严打。没多久,张老师就被公 安人员抓了起来,我也被公安进行了传讯,就和张老师发生关系的前前后后详细 回答了公安人员的提问。
 
  原来是张老师在强奸另外一个女同学时,被女同学告给了她的父母,而恰好 这个女同学的父亲是一个有一定职位的人物,借着严打的机会,张老师就被扔进 了看守所。
 
  后来我才听说,这些年,张老师不仅仅是诱奸和强奸了我一个人,最少不下 八、九十个女学生。凡是在他手里入团、评为模范同学或担任班干部的女学生, 基本上都被他奸污了。由于他对学生来说手握着生杀大权,再加上给一些荣誉等 小恩小惠,大部份女同学都和我一样选择了沉默。
 
  张老师在狱中受尽了折磨,被吊在房梁上用鞭子抽打,惨叫声回荡在看守所 的上空。
 
  没多久,张老师就被五花大绑押上了刑场,他死的时候,他的儿子才三岁。 

              五、走进大学
 
  张老师被枪毙后,我也再没有和男人做过爱。由于县城不大,张老师的故事 早已传遍了大街小巷,虽然公安为我们这些女同学做了保密工作,但人们还是通 过各种渠道了解了事情的片段。
 
  有时候,班里的同学在我不注意的时候都会对我指指点点。我在班里基本上 成为了孤家寡人。面对其它的同学,我感到的是羞辱,我只有用拼命的读书来缓 解心中的不平。工夫不负有心人,当年高考结束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国 著名的学府——北京大学。离开了夺走了处女情结的小县城。
 
  大学的生活是新鲜的。进入大学后,由于早早就受到了性爱的滋润,我变得 更为漂亮和引人注目。姣好的面容,披肩的长发,再加上一米六五的个子,在高 跟鞋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
 
  这时,一位男同学走进了我的心中,他叫郭志刚,家就是北京人。很快,我 们就走到了一起,在校园的僻静处,他不仅亲吻了我,手也触摸遍了我的全身。 
  今天是五一,我们学校放假一天。一大早,我和郭志刚就离开了学校,去他 的家里渡过这个美好的节日。临出门的时候,我特意对自己进行了打扮,嘴上涂 上了口红,原来的长发扎成了一根独辫垂在脑后,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 穿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配上一双黑色的船型高跟鞋,更显得曲线毕露,性感动 人。
 
  来到了郭志刚的家,我才发现他的家真大,上下两层小别墅,足有两百多平 方米,家里的装潢真的是如宫殿般的感觉。原来这只是他家的一个别墅,在京城 里他们家有好几处房产。
 
  志刚带我参观了他的客厅后,把我带到了他的卧室,里面有一个独立的卫生 间,他对我说:「亲爱的,你去洗个澡,我去给你准备点吃的东西。」说完,他 就出去了。
 
  我知道洗澡意味着什么,但我也好长时间没做过爱了。我走进卫生间,脱了 衣服,仔细的冲洗自己的身体,特别是两腿间的阴部。快洗完的时候,就听见志 刚在外面说:「宝贝,我给你准备了衣服,你出来的时候换上它。」
 
  洗完我出来一看,外面的沙发上放着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黑色丝袜和一双 亮晶晶的黑色高跟鞋。我把这些衣服穿在身上,对着镜子一看,简直是一个标准 的惹火女郎。蕾丝胸罩包不住我的两个丰满的乳房,差不多有三分之二露在了外 面。蕾丝的三角裤简直就是两根绳子挂了一片布贴在屁股上。穿上黑色的丝袜、 吊袜带和足有八公分的高跟鞋,更显得身材挺拔性感。
 
  我来到外间,志刚只穿了一件睡衣,斜躺在大沙发上看电视,52吋的大电 视上正放在西洋人的性交片。看着电视里男男女女搏斗的样子,我禁不住脸红起 来。志刚看到我进来,吹了一声口哨,一把把我拉了过去,把我搂在怀里和他一 起看电视。
 

              六、再渡爱河
 
  志刚把我搂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大屏幕看,手却在我的身上不停地乱摸,感 受着丝袜的手感。嘴时而亲吻着我的嘴,时而又亲吻着我的乳房,在我的胸脯上 乱拱。
 
  眼里看着大屏幕上的淫乱,身上感受着志刚的爱抚,我禁不住也开始兴奋起 来,阴道里流出了点点阴液。
 
  这时,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个金发女郎用嘴亲吻着男人的阴茎,粗大的阴茎 在女人的嘴里进进出出,而那个女人是那么的投入和兴奋。看到这个场景,志刚 再也坐不住了,他站立起来,一把脱去睡衣,把我按跪在地毯上,挺起早已硬翘 翘的粗大阴茎,就往我的嘴里捅。
 
  说老实话,虽然我很早就尝到了性爱,但是用嘴亲吻男人的阴茎却还是头一 次。面对志刚凑到我嘴边的阴茎,我下意识的扭转过头,让他划过了我的嘴边。 但是,志刚的动作很坚决,他紧紧抓住我的头发,固定住我的头不能动:「来, 宝贝,用你的嘴让我舒服一会,你会喜欢上这个的。」说着,志刚的阴茎就顶到 了我的嘴边。
 
  此时,我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微微张开了嘴,学着电视上的样子,用舌头开 始舔志刚阴茎的大龟头。「噢!噢!噢!」我的舌头刚刚才舔了大鸡巴的马眼, 志刚就舒服的低声呻吟了起来。
 
  我的嘴一边舔着龟头,一边顺着阴茎上下游走,手抚摸着两个阴囊,随着每 一次舌头与阴茎的接触,我的心也禁不住颤动起来,渐渐地沉迷于这种爱抚行为 上。
 
  看着电视上那个金发女郎用嘴深深含入阴茎,我也依样画葫芦开始了吞吐。 「噢……嘴再长大点,把牙缩回去,再深入一点。」志刚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 一边指导着我的动作。在他的指引下,我的口交技术渐渐熟练起来,志刚的阴茎 在我的口中也越来越暴胀,我都感到小嘴快含不住了。
 
  享受了一会我的服务,志刚发出了主动出击,他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抓 住的我的后脑勺,用阴茎在我的嘴里自己抽插了起来。我的唾液和阴茎上分泌出 的液体混在一起,随着阴茎的抽插,一点一点顺着嘴角往下流,有的还滴到了我 的胸脯上。我也禁不住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唔……唔……唔……啊……啊…… 噢……」
 
  在我的「音乐」节奏伴奏下,志刚的大阴茎在我的嘴里进出的也越来越快, 突然,随着他一阵快速的抽插,使劲把阴茎往我嘴里一捅,紧紧地抱住我的头不 让我动,大阴茎在我的嘴里喷出了一股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冲我的喉头。
 
  「咳!咳!咳……」在精液的刺激下,我禁不住咳嗽起来,想赶快吐出他的 阴茎,但志刚紧紧的抓住我使我动弹不得,只能一口一口的把精液往下咽,除了 少数几点顺着嘴边流了出来,绝大部份都进入了我的食道。
 
  志刚在一阵阵的射精痉挛结束后,终于抽出了他那略有疲软的阴茎。往后倒 在了沙发上。我正想趁机喘上几口气,志刚却抓住我的头发不放,又把我拽向了 他的阴茎:「宝贝,来,用你的嘴把它舔干净,以后你要养成这种好习惯啊!」 
  我扭不过他,只能低下头来,用舌头一点点舔干净阴茎上的残留物后,志刚 才放开我,让我有机会去卫生间冲洗一下。
 
  从卫生间出来后,我还是穿着那身惹火的衣装坐到了志刚的身边。志刚顺手 搂过我,在我的大腿间拧了一把:「宝贝,舒服吧?你真淫荡!你看你的阴水都 快把地毯弄湿了。」
 
  的确,我真没想到口交会给我这么大的刺激,不知不觉中我的好多阴液顺着 大腿流到了地毯上,两腿间都黏黏乎乎的。
 

              七、肛门开花
 
  休息了一会,志刚站起来,到墙边的酒柜上倒了两杯红酒,递给我一杯后, 端起剩下的那杯酒一饮而尽,接连喝了好几杯,才又走到了我的身边。抓住我开 始了新的一轮抚摸。他摸着我的大腿、大小阴唇,还不时把手指头插进我的阴道 里,不大一会,我被他搞得气喘吁吁。用手一摸他的阴茎,不知啥时候又恢复了 刚才的雄风,硬翘翘的在我的手里一跳一跳的。
 
  我享受着志刚的爱抚,手里抓着滚烫烫的大阴茎,心里涌上了无限的春意。 低头看看手里抓着的大阴茎,禁不住把嘴凑了上去,主动去亲吻这个刚刚在我体 内纵横驰骋的肉棍。随着我的浅啜深舔,志刚的大阴茎越来越粗壮,开始在我的 手里迸迸直跳。
 
  志刚把我的乳罩推了上去,用唇撩逗着我的乳头,在上面不停地用舌头划着 圈。在他的强烈刺激下,我的乳头挺得直直的,犹如一颗硬硬的荔枝挂在胸前。 而他的手也不闲着,在我的下身来回的抚摸,我禁不住发出了阵阵的呻吟,两腿 间也越来越潮湿。
 
  看到我已动情,志刚一把抄起我的小腿,横着抱起我来,向卧室走去,我的 还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两只脚不停地上下乱晃。
 
  来到床边,志刚把我放在大床边,头朝里,脚朝外。他用手分开我的两腿, 一只拉到了他的肩上扛着,一只呈八字形分向了另一边。翘起了阴茎顶在我的阴 道口上。「哎哟!」随着志刚大鸡巴的用力捅入,我不禁被捅得叫出声来。 
  志刚一边用手抚摸着被扛在他肩上的丝袜美腿,腰间的阴茎全力抽动着,每 一次都插到了根,直接顶到了我的子宫口。又粗又胀的阴茎来回进出,让我早已 久违了的充实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啊……啊……大鸡巴哥哥……插得我真舒 服……」在志刚大阴茎的强力刺激下,我禁不住开始无意识的胡言乱语起来。 
  期间,志刚又变换了好几次动作,一会,一手抓着一只脚踝把我的两腿向两 边大大的分开;一会,把我的两腿并拢,使劲的推向我的胸前,使我的阴道更加 突出,阴茎的刺穿更加有力;一会,把我弯成跪地式,头插到床上,屁股高高的 翘起来,粗大的阴茎从后面直插而入,就像狗做爱一样……
 
  志刚的大鸡巴在我的阴道里进出了一会,他抽出了阴茎,对我说:「宝贝, 想不想来点更刺激的?」
 
  「还有什么更刺激的呢?」
 
  就在我还疑惑不解的时候,志刚从床边的桌子上拿来了一只油膏,挤出了一 点,涂在我还翘得高高的屁眼上,并且用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屁眼,用一根指头 温柔的插入、爱抚。
 
  「这样行吗?我会很痛的。」我疑惑地问。
 
  「没问题的,你看刚才电视上那女的这样被操的多兴奋!你也会慢慢喜欢上 的。」志刚一边回答,一边加紧了对我屁眼的爱抚。
 
  在油膏的滋润和指头的爱抚下,我的屁眼也渐渐产生了兴奋,一紧一缩地夹 着他的手指头。
 
  志刚看到他的前戏奏了效果,便把我按趴在床上,让我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 来。在他的阴茎上涂抹了些油膏后,便顶在我的小屁眼上,一使劲,藉助油膏的 润滑,一下子挤进半个头来。
 
  「啊!」我一声惨叫,当初阴道被张老师开苞时的痛楚感一下子又涌上了心 头。我就觉得一根铁棒插进了我的屁眼,痛得我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志刚紧紧的按住我,稍稍的停顿片刻,便采取退一步进三步的战略,在进出 中把一根粗大的阴茎整根插入了我的屁眼,而我的屁眼紧紧的包住他的阴茎,让 他感受到了更大的刺激。
 
  慢慢的,我逐渐适应了阴茎在屁眼里的进出,一种异样的刺激感浮了上来, 嘴里低低的发出了有规律的呻吟声。由于刚刚开苞的屁眼紧绷绷的,再加上我发 出的淫荡的叫声刺激,没多会,志刚的大阴茎就彻底投降了,一股一股的精液喷 向了我的屁眼深处。
 

              八、四人派对
 
  此后,我渐渐沉迷于与志钢的性爱之中,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来到他的住 所内,畅所欲为、无拘无束地投入到爱河当中。
 
  而志钢也教会了我许多做爱姿势和动作。有时他会让我用嘴让他达到欲望的 顶点;有时他又把我摆成大字形,粗大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有时他还 让我趴在地毯上,屁股翘得高高的,他从后面一插而入,就像狗交配一样;有时 候,他还把我用绳子绑起来,让我在扭曲的受虐中获得最大的快感……
 
  而进行这一切的时候,他总不会忘掉的是让我穿着高跟鞋与丝袜,只不过是 丝袜和皮鞋的颜色不同,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黑皮鞋、黑丝袜,红皮鞋和薄如绢 般的肉色丝袜。
 
     ***    ***    ***    ***
 
  有一天,志钢带我看了一部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性交的片子,在和我做爱的 时候非常的兴奋。特别是看到当他的阴茎在我的身体里出入、让我的嘴张得大大 的时候,他竟然说:「宝贝,你真淫荡!让我在弄一根鸡巴插到你的嘴里,上下 齐动,你会感到更舒服的。」
 
  而我以为他在说笑,在大鸡巴的不断刺激下,就顺口说:「来吧!让更多的 鸡巴插我吧!」
 
  志刚听到后说:「小淫妇,你等着吧!」一边说一边更用劲的抽动着他的大 阴茎。
 
     ***    ***    ***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他就悄悄告诉我:「今晚上我会让你兴奋死的。」
 
  「去你的吧!」我使劲的拧了一把他的大腿。
 
  晚上吃过饭,他又把我带回了他的住所。进门后,我按照他的要求换上了他 最喜爱的黑色乳罩、丝袜和闪亮的漆皮高跟鞋,丝袜用吊袜带夹住。随着他进入 了一个铺着白地摊、四周挂满了落地镜子的房间,房子的中间,从房顶上吊下来 几根绳子。我一看,他又想使怪点子,又想把我绑起来干我。一想到又要被绳子 绑住吊在空中让他肆意玩弄,我的阴道里不禁感到痒痒的。
 
  真如我想的那样,他用一根黑带子把我的手绑在身后,用天花板上的绳子把 我吊在空中,绳子的高低可以自由调节,这样方便他随时挑选是享用我的阴道还 是屁眼。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又用一根黑带子蒙上了我的眼睛,说:「这样你会 感到一股神秘感,会更兴奋。」而我手脚已被他制住,只能任他欲所欲为。 
  他把我吊在空中,在颈下、腰间、臀部和两只脚上各有一道绳子托着我,而 我的头只能向下垂着。志刚志刚用手抚摩了几下我的乳房、大腿,边走到我的头 前,用手扶着我的后颈,让我的喉道与他的阴茎平行,把他的粗大的阴茎捅入了 我的嘴里,一直顶到我的喉咙深部,开始抽插起来。
 
  这时,我感觉有一双手分开了我悬空的双腿,用舌头舔起了我的阴蒂、大小 阴唇,并不时用舌头抽插我的阴道;我感觉还有一双手紧紧抓住我丰满的乳房, 并不时用嘴轻咬着我的乳头。
 
  这是怎么回事?被蒙住眼睛的我搞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明明就志刚一个 人,怎么感觉就像有三双手?「志刚,是怎么回事?」我趁志刚往回抽拉阴茎的 机会用力吐出他的大阴茎,喊了起来。
 
  志刚笑了笑摘下我的蒙眼布,说:「宝贝,我想让你感受一个女人最大的快 乐!」
 
  我睁看眼抬起头一看,除了志刚站在我的头部前外,还有两个男人分别在我 的胸前和阴部抬起头看着我,他们是志钢的死党,一个是小黄,一个是小喜。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entary金币 +10回复过百,奖励! 
centary贡献 +1回复过百,奖励! ckboy金币 +15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