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恶狼横行,娇娘受辱](完)作者:寂寞摩羯
[恶狼横行,娇娘受辱](完)作者:寂寞摩羯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843
 

   连年的战争,民生凋零,人口锐减。
  
   身处晋,齐,燕等强国中间的小国中山国更是情况严重,16到60岁的成 年男子,大多被国王强征过去打仗。
 
    再说国力弱小,武器落后,资源匮乏,整个中山国几乎都要无兵可用了。全 国各地到处是妇孺老残,除了守护地方治安的巡城官兵,几乎看不见青壮男子。  
   但是,看不见不代表没有。没有了男人的守护,中山国各地变得盗贼横行, 杀烧抢掠,无刻不在发生。
  
   这些行凶之人,除了本国逃避兵役的一些原本就无赖盲流之辈。甚至还有邻 国的一些宵小之辈。
  
   中山国地处北方,此地女子大多身材修长挺拔,加上常年的劳作,体型更是 健美凹凸,臀大胸挺,常常被周边国家的男人窥欲已久。
  
   郎永大原本是齐国某地以泼皮流氓,早年间不知跟随哪里的云游道士学了几 手三脚猫的功夫。虽然本事不济,但平日里欺负普通百姓那是绰绰有余。
  
   这个郎永大除了不务正业,最大的恶习就是好色。在齐地犯下多起採花淫案, 被齐国官府悬赏捉拿,无奈之下,才逃往临近的中山国。
  
   也说好人没好运,恶人倒是运气不错。这郎永大原本被官府追的四处逃串, 无奈之下来到中山国。可来了不久,他却发现这个中山国北部叫做野鸡县的小县 城,简直对自己来说是享乐天堂啊。
  
   白天这傢伙也学乖了,很少出来,躲藏在隐蔽的暂居地。一到晚上,可就是 他的天下了。加上中山国兵源短缺,全国士气低落,治安极差,简直可以让他趁 着夜幕为所欲为。
  
   某夜,郎永大又摸着黑开始出门游荡,寻找猎物。
  
   白天大街上就显得破败残缺。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鬼影子都看不见一 个。
  
   穷人们大都居住在破落的棚户区,家家户户都是紧邻着的一个个小木屋,有 一点动静就能惊动旁边的人。不是下手的好地方。
  
   郎永大趁黑摸了半天,发现这户人家虽然院落也很破败,但是砖瓦房,独门 独院。房屋四周也没有别的门户。应该是小康人家。先不管,爬进去打探打探再 说。
  
   话说,这户人家男主人叫做管不大,可能是小时候家里穷,父母觉得不管不 顾随便他能不能长大吧,叫了个这破名字。
  
   这管不大倒也不是寻常人家,是县里负责文书的一个小吏,虽然比不上那些 县老爷和巡城校尉。比起普通老百姓来说还算能过得下去。
  
   这管不大年岁莫约五旬,娶有一妻名叫梅氏,大概三十六七岁的模样。管不 大虽然只是小吏,倒也俸禄能养活家里,比起那些饥不果腹的穷人,那是也算十 分优越了。 
 
  这梅氏自从嫁入管家,不用为生计犯愁,整日里也就相夫教子,顶多做些家 务和针线活。因此虽然三十六七了,但生的还是细皮嫩肉,白皙丰满。加之又有 北方女人特有的好身材,真是风韵不减,徐娘半老。
  
   这管不大夫妻俩吃过晚饭,也无事可做。古代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到了夜 晚,普通人唯一能乐呵乐呵的,或许就是和自己家里的媳妇行房事了。 
  
   这管不大五十来岁,在那个年岁,就算是糟老头子一个人,又是个拿笔写字 的书生,更是手无缚鸡之力。常年在衙门里坐着写写算算的,整个人都蔫了。  
  「老爷,您赶紧插进来啊,奴家都被你吊起火了。」这梅氏三十多岁,正是 虎狼之年,管不大又在这方面是无能之辈,如何能满足她。
 
  「夫人,你别急,我这就快硬了,你再等等。」
     管不大自己傢伙不行,但却也热衷此事,虽然没有一次能好好整治一下自己 婆娘的,但却每天乐此不彼的要来那么一回。
  
   再说郎永大翻墙进入小院,悄悄来到房前,看着屋内有微弱的灯火。伸出一 根手指,沾了点口水,这么用力一戳,把本就不牢的窗户纸破了一个小洞,眯眼 那么一看,立马全身的淫火被提了起来。
  
   就见管不大夫妻俩都是下身空缕缕的什么都没穿,梅氏只穿了一个大红肚兜, 满身的白肉在灯光下晃得郎永大眼睛直眨。
 
    管不大也只穿了一个短褂子,将梅氏两条浑圆结实的大白腿扛在肩膀上,却 也不见动静,只顾着低头在拨弄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小夥计。 
 
  郎永大不禁呸了一声,心里狠狠骂道,「真是暴敛天物!」
  
   「老爷,您好了没啊,奴家难受。」
 
    梅氏双腿被男人扛着,闭着眼躺在床上直打磨,看表情真是欲求不满的难受。 
 
  管不大听媳妇催的急,满头大汗的焦急着把还疲软的傢伙往那已经骚水氾滥 的淫洞里戳。可是就是不争气,怎么也搞不进去。
  
   正当他还在使劲折腾的功夫,突然脑后一凉,嘭的一身翻倒在床边。原来郎 永大不知何时已经偷摸进了卧房,趁夫妻俩不注意,下黑手把管不大打晕了。  
   梅氏听见动静不对,刚睁眼一看正要惊叫。郎永大猛地扑上去压在她身上, 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叫出声来。
  
   梅氏还想挣扎,郎永大又不知怎么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恶狠狠的说, 「「你敢叫,我就先杀了你,再宰了你全家。」 
 
  梅氏一看见白刀子,早就吓的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叫,一边嘴里唔唔唔的 轻叫,一边极力的点头表示听话。
  
   郎永大这才放心的把她放开,顺手抓起脱落在床上的衣物,用力撕成条状, 然后把已经昏死过去的管不大四肢都绑住,最后还用一双臭袜子塞住了他的嘴巴, 以防他突然醒过来后乱叫。
  
   郎永大看着想叫又不敢叫的梅氏,就见他眼泪婆娑的看着自己男人,郎永大 知道她心思,说道,「放心吧,爷下手有分寸,不会伤他性命,他只是昏死过去 了,还会醒过来,死不了的。」
  
   梅氏听闻男人并没有死去,也是稍稍放了些心。
  
   郎永大又晃了晃手里的刀,「骚婆娘,今天你把爷伺候好了,我保你全家性 命无忧,如有半点怠慢,我并杀你全家,然后再把你俩的裸体挂到城门口去。」  
   今天真是天赐良机,非得让这个韵味十足的娘们好好的为爷服务服务。必要 的吓唬也是必须的。 
 
  要知道那年头,死不可怕,死了还裸体挂城门示众,那才是女人最可怕的事, 死后都会再阴曹地府抬不起头的事。 
 
  郎永大看梅氏不做声,又厉声道:「听清楚了没!」
  
   「听,听清楚了,爷千万别伤害我啊。」梅氏吓的瑟瑟发抖。 
 
  「还不替爷宽衣,难道要我自己动手?」郎永大厉声道。
 
  梅氏急忙连滚带爬的来到郎永大身边,开始抖抖索索的帮郎永大脱衣服。要 说这女人也识相,眼见现在难逃被这贼人淩辱的后果,何不乖乖把他伺候好了, 说不定还能活命。 
 
  其实,郎永大这身哪叫衣服,不仅破破烂烂的,而且因为常年不洗不换,还 发出一阵阵恶臭。平日里也算养尊处优的梅氏,闻了都忍不住想呕吐,但绝不能 表现出来。万一惹怒了这恶煞,那可是性命难保。
  
   郎永大看这骚娘们识相听话,心里美滋滋的,能不用强自然是最好的。  
   梅氏也是贴心服务,一边脱衣服,一边胸口那丰满坚挺的大奶,还在郎永大 身上到处磨蹭。使得郎永大心里那叫一个爽。
  
   不一会衣服全都脱完,常年在外奔波,这个男人的身体格外的健壮强悍。 浑身散发出那种力量的美感。
  
   当然,不包括那身臭味和身上好似几百年没洗澡的污垢。更让梅氏打定主意 不敢造次的,则是郎永大浑身上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从小就行凶作恶的郎永大,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之后又连年在官兵的追 杀中逃脱。身上那些伤疤都是死里逃生的证明。
  
   已经被脱光的郎永大,大咧咧的往那活色生香的大床上一躺,准备好好享受 一个夜晚。
  
   「大爷,您看,要不要奴家给你弄点热水洗洗,这样您也舒服一点。」实在 被臭味熏得难受的梅氏,胆怯的开口道。
  
   「啪……」郎永大抬手就给了女人一记不轻的耳光。
  
   「操你娘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嫌爷髒臭是吧。」
  
   「爷,您误会了,奴家不敢。」
 
    梅氏没想到这个恶汉一点也不手软,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但又不敢叫出声 来,只能泪眼娑娑求饶。
  
   「也好,大爷我正好好久没洗澡了,的确要好好洗洗。」
  
   梅氏一听,心头也是一乐,嘴里应着是,就要下床准备水去。
  
   「站住,谁让你下去了,爷是要洗一洗,不用不是用水,而是用你的小嘴和 香舌,帮大爷我全身上下一寸一寸的舔乾净。」这混球还真是能想馊主意。 
  梅氏一听,差点晕过去。口中急忙叫着大爷饶命。
  
   「怎么,没听见吗。」郎永大巨目一瞪,吓的梅氏急忙禁声。
  
   「先帮老子把肉棍舔乾净了。」郎永大发号着命令。
  
   梅氏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的爬到郎永大跨间,捧着虽然还很疲软,但已 经是很大一坨的郎永大的傢伙,心中不禁想,这恶人这臭东西还真是大啊,我家 老爷就算硬起来都没有他软的时候大。 
 
  「嗯~」郎永大见女人捧着自己的玩意儿不下嘴,嘴里发出不满的哼声。  
   梅氏顾不得许多,急忙把肉棍塞入自己嘴里。本来就巨大无比的丑物,在被 含进温润绵软的口中,立马就暴涨起来,梅氏的樱桃小口根本就容不下,但又不 敢吐出来,那巨根一挺,直深入梅氏的嗓子里,梅氏哪受过这种罪,被噎的连声 呛了起来。
  
   郎永大可不管她难不难受,一把按住女人的头,不让她把肉棍吐出来。直呛 的梅氏口水直流。
  
   可能久日没有尝过女人,也可能是梅氏这样的官吏良家刺激了郎永大的神经。 郎永大的傢伙刚被含了不久,就感觉浑身火热,热血沖头。想要尽快的发泄出去。  
  郎永大微微扬起身子,双手抓住梅氏的头发,大肉棍开始在温暖的小口中, 拼命的横冲直撞。直沖的梅氏眼泪口水不停的流出来,嘴巴里因为被塞着巨物, 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呻吟。 
 
  郎永大感觉每一下都直插入女人的咽喉中,无比的畅快,特别是那种征服官 家太太的快感,更是前所未有。
  
   反正还有整整一晚上,还能好好的玩弄这个骚妇,就先来一发吧。
  
   郎永大不管不顾,梅氏都被他插得快晕厥过去,但他还是不停的冲刺着,嘴 里「啊……啊……」的叫唤着低吼着。
  
   已经几乎快感觉要断气的梅氏,突然感觉郎永大抽插的速度加快,在恶汉一 声爆喝声中,只感觉嘴里的肉棍,急速向里挺进,然后一股一股浓稠的东西满满 的射入自己口中。
  
   由於射出的精液太过粘稠,太过大量。梅氏不仅满口都被灌满了腥味十足的 稠液,好多都被呛的吸入肚中,但还是无法全部装满,沿着嘴角一股股的溢出, 整个面庞都是。
  
   发泄完毕的郎永大,舒畅的长籲一声,还不忘沉声对梅氏叫到:「不许吐出 来,否则老子要你好看。」
  
   吓的梅氏急忙用手把嘴角的液体也撸进嘴里,然后艰难的一口口往肚子里咽。  
  已经发泄过一次的郎永大,这次满意的继续躺好在床上。先美美的休息一阵 再说。
  
   但梅氏可还不能让她休息,「你不是要给我洗洗吗,好了,现在开始吧,从 脚趾头开始,一点点往上给我舔,直到全身都舔一遍。敢有丝毫疏漏,我弄死你 全家。」
  
   这时候的梅氏,已经没了刚开始的神采。表情极度狼狈,全身也感觉虚脱,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髒和臭,只是一心想着千万别得罪这杀神。
  
   赶紧爬过去抓起郎永大的一只臭脚,开始啃舔起来。
  
   郎永大感觉全身每一寸皮肤好像都被打了润滑油一样,梅氏的舌头所到之处, 都是酥软无比,就像无数只蚂蚁在自己身上蠕动一样,既痒又爽。
  
   直到最后,梅氏整个人都趴在了郎永大身上,舌头也开始舔润到了郎永大的 脖子上。 
 
  经过梅氏的一边全身舔吸,郎永大感觉也休息够了,精神比刚来时更加焕发 了,而这时候的梅氏,已经累的浑身无力了。
  
   「看你还算乖巧听话,想你那废物男人,也是个无用之辈,平日里肯定满足 不了你这个骚妇,今天大爷就卖点力气,好好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
 
    郎永大猛地一把抱住还在帮他舔舌的梅氏,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自己身下。全 身无力的梅氏此时任由恶人摆佈,早就失去了抵抗的心。
  
   休息好的郎永大胯间巨物更胜刚才,又粗又长,凸出的巨大龟头上还泛着闪 闪淫水。而梅氏胯间也是已经氾滥成灾。
 
    郎永大稍微调整了下身体,把巨物对准那淫洞,好像熟门熟路般的顺利一探 到底。
  
   男人和女人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无比满足的叫声。
  
   长期不能被自己男人所满足的梅氏,几时被这么强劲的傢伙深入过。平时夫 妻行房时,每次都是不痛不痒,吊了半天胃口也不得满足。今天这大傢伙,才叫 她享受到了女人应得的快感。
  
   要说郎永大祸害的女子也不少,但不是去那种低俗妓院里就是採花时被激烈 反抗,不等淫洞做好准备就涩涩的插入。像今天这般完全做好了准备,而这女人 又是养尊处优的官吏夫人。对郎永大来说,也是难得能享受到的优待。
  
   这骚妇真是人间美味,皮肤白皙光滑,体态丰腴,捏一把感觉绵柔而又弹性。 所谓温柔乡,说的就是这种吧。另外可能因为她男人无能,虽然已是三十多岁的 年纪,但那淫洞却紧绷的很,一点也不感觉松软。郎永大的肉棍被夹的真是犹如 神仙一般舒畅。 
 
  这时候,郎永大也忘了自己是个强行翻墙而入的强盗,梅氏也忘了自己是个 被胁迫受辱的受害者,两个人完全沉浸在这种水乳交融的快感中。
  
   还等什么,郎永大提韁跨马,将女人两条雪白的大腿往身前一推,肉枪狠狠 刺入又拔出,再刺入。就像一匹脱韁的野马一样,猛烈的耸动着。梅氏已经被刺 的连连娇憨不已。
  
   郎永大每一枪都深深到底,只感觉枪头到了软肉最里,才肯拔出,拔出时, 肉枪被淫洞内侧的骚肉摩擦着,又是一种说不出的快乐,然后再极速的插进,周 而复始。 
 
  梅氏刚开始,还能发出低沉而又满足的呻吟声,慢慢的,在郎永大不停的鞭 挞下,已经浑身虚脱,甚至被干的都昏厥过几次。
  
   郎永大确是越战越勇,丝毫没有顾及到梅氏十分经得住他的折腾。   
    这时候梅氏感觉自己都快要死去,下身火辣辣的痛,头脑也晕乎乎的。赶紧 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叫到:「大爷,您饶了奴家吧,求您让我歇一歇,我,我快 喘不过气来了。」
 
    还在肆意冲杀的郎永大这次发觉女人脸色苍白,严重不支的迹象。倒也不敢, 或者说不想把这妇人就此给弄断气。急忙停止了抽插。嘴里却不开心的骂道, 「没用的东西,就这么几下就不行了!」
 
    要说也不怪这梅氏,虽然作为北方女人体格健美,但毕竟是从不做重活的女 子,加上一开始被郎永大吓的不轻,心气就已经很低落了,之后不仅被恶汉不管 不顾的插咽喉折腾半死,还做了一边费力的全身舔吸。这不管心理还是生理,力 气都达到了极限。再经郎永大这么神勇的抽插,从没有过的愉悦,导致头脑充血 过多。才会出现这么危险的一幕。
  
   不过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梅氏知道这只是意外,是自己的身体一时不适应 这么强壮男人的蹂躏,只需稍稍休息调节就好了。
  
   现在看郎永大似乎十分生气,害怕他一气之下下黑手,急忙哀求道:「大爷, 你别恼,奴家没事,只是爷您太威武了,让奴家快乐的晕了过去,我只要稍微休 息片刻,就能再次伺候你了。」
 
    「哼,这样最好,千万别耍花招,要不然别怪爷不留情。」郎永大虽然知道 妇人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但还是恶狠狠的威胁道。
  
   「唔唔唔」床下突然传来一阵低鸣声,郎永大和梅氏低头一看,竟然时管不 大此时苏醒过来,但却被绑住了手脚,嘴里也塞满了东西,此时正用既愤怒又恐 慌的眼神盯着床上的一切。
  
   郎永大蹭的跳下床,抬脚就对着管不大肚子上一脚。痛的管不大眼泪鼻涕大 把的流。
 
    梅氏见状,急忙不顾身体虚脱,也滚下床来,抱着郎永大的大腿哭求道: 「大爷,您饶了我家老爷性命吧,奴家一定好好服侍你,求求你放了他吧。」 
    郎永大此时也并不是真的要弄死管不大,见梅氏这样说,心头又有了主意。  
   「呔,你那怂货,爷今天看在你这婆娘伺候老子卖力的份上,就不伤你性命。 你可得好好感谢你这婆娘,要不是她救你,老子早就剁了你了。」说完郎永大阴 阴的笑起来。
 
  管不大哪里不知事情的缘由,虽然夫人的名节不保了,但比起性命来,这都 不算什么了,再说只要能不死,家丑不外扬,谁也不会知道。
  
   只是让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媳妇受辱,如何能不郁闷。此刻,心头真是恐惧 加心痛,又是愤懑,不甘。全部滋味都来了,却又无能为力。只得紧紧闭起 眼睛。
  
   郎永大本来就想上演一场,让男人看着自己女人在自己胯下被蹂躏的刺激有 趣的场面,如何能让管不大闭上眼。 
 
  「不许闭眼,」立马厉声喝到,见管不大还是不睁眼,「你再不睁开,老子 就把你眼珠子挖了,让你永远闭眼。」
 
    吓的管不大赶紧睁开眼睛。已经被连翻恐吓,之前还被狠狠闷了一记后脑勺, 管不大现在连愤怒的眼神都不敢表示了,只是一副懦弱害怕甚至带点讨好的眼神 看着面前的一切。 
 
  「休息好没有,给爷过来,」见已经把管不大彻底恐吓住,郎永大又对着梅 氏喊到。 
 
  「好了,奴家休息好了,爷您吩咐吧。」梅氏急忙爬过来顺从道。 
 
  「双手搭床边上,屁股对准大爷我。」郎永大得意道:「怂货,爷让你瞧瞧, 爷是怎么把你婆娘搞得爽上天的。」
 
    当着管不大的面,郎永大把大肉棍,噌的一下插入梅氏本就没有合拢的淫洞。 管不大害怕自己眼珠被挖,不敢不看,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脑子里此 刻在想什么。
  
   郎永大一边啪啪啪的不时拍打着梅氏白嫩浑圆的屁股,一道道红红的手印清 晰可见。一边肉枪也不停顿,啪啪啪的攻击着梅氏的肉穴。
  
   郎永大就像一个骑着白马的将军一样,一边狠干,一边嘴里兴奋的叫着什么, 梅氏则是那匹被骑插的胭脂马,虽然在自己男人面前被欺淩,但感官的刺激却由 不得他控制,嘴里「嗯嗯嗯」的声音,更多的是被插的快感,而不是屈辱。  
   管不大则像是已经被彻底征服的俘虏,看着自己的女人和财产被胜利者肆意 的享用着。
  
   这画面,那么的不协调,但又那么的合拍。此时此刻,三个人都沉浸在这个 荒诞的游戏中,而暂时忘却了自身的处境。 
     
 
                               【完】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大香蕉 哥哥去 哥哥干 好屌操 淫淫网 好屌色 狠狠干 狠狠撸 大香蕉网 大香蕉 狠狠鲁 ]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合作:2v66qimi@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