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情欲场](33)[作者:bulun]
[情欲场](33)[作者:bulu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2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三、端倪
 
  金晶点头肯定地说:「如果是其他事,她应该会告诉你。」
 
  「嗯。」刘斌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说:「如果是男女之间的事,除非她 是自愿的,否则也应该告诉我?」
 
  「这个不好说。如果对方留有证据,她就不一定敢告诉你。」
 
  「你说对方留有照片之类的东西?」
 
  「嗯。」金晶点了点头,说:「张明掌握的把柄,也许就是她和那个人在一 起的证据。」
 
  「她怕张明把证据公开来?」刘斌见金晶点头,接着说:「如果不是她自愿 的,公开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那种迂腐的人,又不会怪她,说不定这个证据 还可以成为控告对方的罪证。」
 
  金晶轻轻一笑,说:「我对她不了解,不好说。也许她是你怕知道后,在里 面做出不理智的事来,导致你无法减刑提前出来,才没有告诉你。」
 
  「我的性格她又不是不了解。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这种事应该怎么处理, 我心里又不是不清楚。」
 
  刘斌这么一说,金晶无法再说什么。其实她也知道刚才的解释苍白无力,如 果高洁真是为刘斌考虑,就不会这么快与张明结婚。她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让 刘斌对高洁太过怨恨,也许高洁另有苦衷。
 
  刘斌见金晶沉默不语,接着说:「姐,你说对方会是谁?」
 
  「这个还在查。我想应该是与那次检查相关的人。」
 
  「不是张明本人?」
 
  「张明?」金晶略作思索后说:「也有可能。」
 
  「哦?」刘斌疑惑地看着金晶,因为张明与检查没有关联。
 
  「检查那天,高洁负责接待,并陪同检查,后来一起吃饭。如果吃饭时喝多 了,就有可能做出平时不可能做的事。」金晶没有解释为什么有可能是张明,而 是解释前边的推测。
 
  在金晶说到做出不可能做的事时,脸上闪过一丝羞赧,刘斌知道她想到了上 次酒后失身的事,为了避免尴尬,装作没有发现。他点头认可金晶的分析,上次 金晶如果不是喝多了,不可能失身给自己这个尚不是很熟悉的人。但是,他对高 洁喝多了,仍有些不相信,说:「她平时很少喝酒,也没醉过。」
 
  「平时很少喝,不代表那天不喝。那天上面来检查,她既然相陪,如果里面 有能喝的女性,不喝也得喝。再说,那时你刚进去,她心情不好,正好借酒消愁, 所以喝多了也不奇怪。」
 
  金晶的分析有道理,刘斌只有点头认可,说:「照你这么说,不可能是张明?」 
  「也有可能是张明。」
 
  「他与检查不相关?」刘斌不由疑惑地看着金晶。
 
  「张明虽不相关,但是那时正在追高洁,如果那天在附近,发现高洁喝多了, 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能一亲芳泽的好机会。」
 
  「这么说,张明的可能性最大?」
 
  「也不一定。比如有人对高洁有想法,平时不敢表露出来,也没有机会实施, 那天高洁陪检查组的人吃饭,是绝好的机会。如果高洁喝多了,他就可以借酒装 疯,只要高洁反抗不是很强烈,就可以得偿所愿。如果高洁反抗强烈,他可以说 是喝多了,没形成事实,高洁也不好怎么追究,何况那天除了她和肖玲玲,其他 参加的都是领导。」
 
  「那就是说那天一起吃饭的男人都有可能?」
 
  「是的。」
 
  「那只要查出那天高洁是不是喝多了,就知道是不是那天发生的事了。」 
  「据我初步分析,应该是那天的事。高洁的性格你最清楚,虽然平常也有单 独和领导们在一起的时候,但在她清醒的状态下,别说是平时对她有想法的领导, 就是张明也不敢乱来,除非她对这个人有意。」
 
  刘斌点了点头,认可金晶的分析。根据这些年对高洁的了解,正常情况下, 一般人确实很难勉强她做不愿做的事。在这些年的相处中,他也没有发现高洁对 哪个同事和或者领导特别有好感,在清醒状态下献身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如 果在这次检查中出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金晶之前分析的酒后失身,有人趁高 洁喝多了,对她实施不轨,从而被一直觊觎她的张明知道了。但是,另一问题很 快出现在他脑海:张明既然在追她,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失身给别人?他一时 找不到答案,只有将问题抛给金晶。
 
  「可能张明知道时,事情已经发生。」
 
  「那只要查出那天她喝多了后和谁在一起,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金晶点头说:「如果是当时,很容易查出饭后她与谁在一起。现在事情过去 这么多年了,查起来很难。就是查清楚那天哪些人和检查组的一起吃饭都费了好 一番功夫,要查出那天饭后谁与高洁单独在一起就更难了,当时的情形很多人没 有印象了。再说,对方如果有预谋,也不可能让太多人知道。」
 
  「那天高洁是不是喝多了,应该有人记得?」
 
  「如果当时高洁醉得很厉害,应该有人记得。因为人喝多了容易失态,也容 易闹出笑话,甚至还需要人照顾,这样容易给人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那肖玲玲应该清楚。如果高洁需要人照顾,应该是她来照顾。」
 
  「根据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看,那天高洁醉得应该不是很厉害,不需要人照 顾。如果她醉得人事不醒,被人侵犯,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张明即使拿到证 据,也无法要挟。只有在她半醉半醒、有意识的情况下,半推半就,事后才不敢 声张。因为对方可以说是她为了寻求靠山主动投怀送抱,那时你进去了,她没有 了依靠,这样说大多数人不会怀疑。如果对方留有当时的证据,她更说不清。张 明也清楚这一点,所以知道这个秘密后,敢明目张胆要挟。她为了自己的声名, 只有被张明要挟。」
 
  「那她和这个人平时关系应该比较好。」
 
  「他们平时关系是不是很好,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她对这 个人不反感,如果对这个人很反感,就是喝得再多,也不一定会顺从。」
 
  在金晶的分析同时,刘斌脑海里在回忆平常与高洁关系比较近领导,虽然不 是很熟悉,但是大都有些印象,可是一一过滤后,没有找到可疑之人,不由看着 金晶说:「有没有可能是张明自己?」
 
  「在高洁有意识的情况下,应该不可能。除非是之前他们私下关系比较好。」 
  「之前他们私下关系比较好?」
 
  「之前他们私下关系比较好,也不是没有可能。张明一直在追高洁,那时你 进去了,高洁孤独无助,希望有个依靠也正常,所以心底接受了张明也不一定, 毕竟他舅舅是市领导。只是张明那时名义上还是肖玲玲的男朋友,因为同事的关 系,才不敢公开。」
 
  刘斌内心很不希望是这样,如果是这样无异於承认自己做人很失败,才出事 不久,老婆就变心移情。但是金晶的分析又不无道理,如果接受了张明,有他舅 舅这个靠山,别说本市的人,就是银行系统的人不敢轻易冒犯。他一时无语,心 底在默默琢磨高洁到底会不会私下接受张明。想着想着,他突然眼睛一亮,想起 了不久前小慧被张明等人下药之事,说:「会不会有人给高洁下药?」
 
  「你是说催情药物?」金晶诧异地看着刘斌,见他点头,接着说:「如果这 样,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即使高洁和对方关系不怎么好,甚至对他反感,在药 物作用下,也有可能投怀送抱。」顿了顿,话锋一转,说:「不过,在那种场合 下药很难。」对刘斌的怀疑似乎不怎么认同。
 
  「如果在大家喝差不多的时候,下药并不难。」
 
  金晶想想也对,如果在场的人想下药,确实很容易,因为谁也不会注意,更 不会防备,说:「如是这样,那他太无耻了,比酒后侵犯更卑鄙。」
 
  「我想下药之人很可能是张明。」
 
  「张明?」
 
  「上周,我在省城就碰到他给别人下药。」
 
  「哦?」金晶颇为诧异地看着刘斌,接着说:「你们见过面了?」
 
  刘斌点了点头,简单介绍了上次KTV发生的事,只是没有提及小慧的名字 和事后如何处理的情况。金晶似在思忖刘斌所说的这种可能性,没有追问,过了 片刻,说:「可是那天他不在现场?」
 
  「只要知道检查组在那里吃饭,可以事先买通服务员,再说肖玲玲是他女朋 友,也可以找她帮忙。」
 
  「服务员?」金晶轻轻一笑,摇头说:「应该没这个胆量。张明肯定不会告 诉他们是什么药,在不知道是什么药的情况下,他们绝不敢轻易答应,万一当场 出事,首先怀疑的是他们。就算张明告诉他们是拉肚子这样的药,并告诉他们药 性要多久才会发作,他们也不敢尝试。因为他们无法确定众人什么时候离开,早 了,会当场出事,晚了,不一定有机会。」她停顿片刻后又说:「至於肖玲玲, 我想应该也不会。」
 
  金晶负责市政府招待所多年,对服务这一行了解比自己深,刘斌没有反驳, 说:「如果找肖玲玲帮忙,肯定不会告诉真相,他可以找其他借口,比如高洁装 清高不给自己面子,要让她出个丑等。肖玲玲不是对高洁有意见?我想她不一定 会拒绝。」
 
  「也应该不可能。」金晶依旧摇头,说:「其一,那时张明名义上还是肖玲 玲的男朋友,不可能让肖玲玲过多知道自己与高洁之间的事。其次,当时有检查 组和市分行的领导在,肖玲玲即使对高洁有意见,在那种情况下,也不敢冒这个 险,万一闹出事来,很可能工作都没了。再说,肖玲玲心里肯定知道张明的心思 已转到高洁身上,这时候张明找她帮忙,会不会是害她?在无法确定张明真实用 意的情况下,就算张明能找到借口,她也不会答应。」
 
  「你认为高洁失身不可能是被下药?」
 
  「我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我是说,高洁如果被人下药,下药的应该不是服务 员和肖玲玲。」
 
  「你说她被下药的可能性大不大?」
 
  「不好说。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况看,她应该不是在人事不省的情况下失身。 至於是被下药,还是喝多了?要调查后才知道。」金晶顿了顿,接着说:「不管 是被下药,还是喝多了,她失身的应该是饭后在一起的人。即使是被下药,也是 在饭后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
 
  「会不会是她喝多了,去休息时被张明钻了空子?」
 
  「这个——」看金晶神色似乎没想到这个问题,思索片刻后,才点头说: 「有可能。如果她喝得不是很多,只是头有点晕,想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就不 会要人陪。如果张明知道她是一个人在休息,有可能趁机下药,待她药性发作无 法自控时,再出现。人喝多了,往往反应也比较迟纯,防备心也会下降,即使两 人见了面,也不会想到他还会有其他阴谋。」
 
  「这么说,那天饭后不管是不是有人和她在一起,这事都会发生?」
 
  「如果张明当时在附近,确实是这样。」金晶顿了顿,接着又说:「不过, 我觉得张明的可能性还是要少些。因为他必须考虑事后高洁的反应,万一事后高 洁走极端,就会惹上麻烦。」
 
  「难道她们领导不用考虑?」
 
  「这个前面已经说了。如果是饭后在一起,哪怕是对方主动,只要高洁没有 坚决反对,没有马上离开,就很难说清楚。」
 
  「有没有可能饭后对方给她下药?」
 
  「你是说他们领导?这个不能排除。」
 
  「饭后她与谁在一起,肖玲玲应该清楚。她对高洁有意见,嫉妒高洁,如果 知道高洁单独与某个领导在一起,心里肯定会有想法。」
 
  「嗯。」金晶点了点头,说:「她应该有印象,只是一时很难从她口里套出 来。她现在性格脾气有些怪,一般人难以接近,我正在想办法。」
 
  「那麻烦姐了。」
 
  「你这家夥,与姐还客气?」金晶暧昧地看了刘斌一眼,接着说:「是不是 准备和姐划清界限?」
 
  刘斌笑着说:「姐,你不要误会。这辈子,不管怎样弟也不会和姐分开,就 是姐想分开也不行,我们连在一起了。」
 
  金晶瞋了一眼,娇声说:「谁和你连在一起?」
 
  刘斌知道金晶想到了另一种连接方式,笑了笑,不再接腔,转移话题,说: 「姐,你说那天饭后和高洁在一起的是支行领导还是分行领导?」
 
  「这个不好说。有的人城府很深,平常道貌岸然,根本看不出来。在没有查 清楚之前,那天在场的领导都不能排除。」
 
  刘斌想想也对,有的人平时一本正经,其实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只有要机会, 比流氓还流氓,不由点了点头。
 
  金晶见刘斌认同自己的观点,笑着说:「老弟,要不你亲自出面找一下肖玲 玲?」
 
  「我找她会说吗?」
 
  「你难道还没办法让她说?」金晶诡异一笑,接着说:「只要你想办法将她 成为你的女人,凭你的功夫,要不了几次,她肯定着迷,那时只要是她知道的都 会告诉你。」
 
  刘斌知道金晶指的是自己床上的功夫,笑着说:「姐,你有没有对我着迷?」 
  金晶瞋了刘斌一眼,脸色微红,说:「姐若是没被你迷住,会这么尽心尽力 去帮你打探情况?你以为这些情况可以随便打听到?」笑了笑,接着说:「肖玲 玲现在过得并不好。张明与高洁结婚后,她也很快在市机械厂找了个干部子弟结 了婚。但是,婚后夫妻感情一直不怎么好,现在还没有孩子。她现在性格比较怪, 不好接近,很可能与这有关。」
 
  「他们感情不好,我可不想惹火烧身。」
 
  金晶笑着说:「你既然不愿舍身犯险,那这个谜恐怕一时半刻很难解开。」 
  「我知道姐会有办法的。」刘斌笑着说。
 
  「你这家夥赖上姐了。」金晶瞋了刘斌一眼。
 
  「谁叫你是我最最亲爱的姐。」
 
  金晶瞋了刘斌一眼,说:「老弟,如果你想尽快弄清这一切,解开心中之谜, 干脆直接约高洁出来聊一聊,这样就不用费尽心思去调查了,也不用绞尽脑计地 分析、推测了。」
 
  「约她出来谈?」刘斌疑惑地看着金晶,沉默片刻后,说:「姐,当年她都 不愿告诉我实情,现在约她出来,会告诉我吗?」
 
  「也许会。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她已经成为张明的老婆,有些当时不 好说的事,现在也无所谓了,只要你注意方式,别摆出兴师问罪的样子,应该会 告诉你,毕竟你们曾经夫妻多年,感情不错。」金晶顿了顿,接着说:「据我所 知,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和张明似乎貌合神离,很少有人见他们一起外出。」 
  刘斌似在思索高洁的建议,过了片刻才说:「既然这些年她过得不好,那为 什么还与张明在一起?」
 
  「可能是张明不同意离婚,也可能是她已经离过一次婚,再离婚名声不好, 所以只有继续与张明在一起。」
 
  刘斌点了点头,但是眉头依旧没有松开,过了片刻,说:「姐,如果张明掌 握的是高洁与他人在一起的证据,那张明也应该会用这个证据去要挟那个人。可 是到现在,并没有听到这方面的传闻。」
 
  「他即使要挟,也是私下的,不敢明目张胆,而且不会过分。因为他喜欢高 洁,后来高洁又成了他妻子。如果他明目张胆地要挟,弄不好就会将高洁失身的 事抖出来,那样他所掌握的把柄就失去了意义,高洁也会因为颜面已失不再被他 要挟,对他来说得不偿失。」
 
  「你认为张明掌握的证据是高洁与他人在一起的可能性大些?」
 
  「嗯。」金晶点了点头。
 
  「可是我总觉得张明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
 
  「你的意思是?」
 
  「具体我说不出来,只是心里有这种感觉。」刘斌顿了顿,接着说:「姐, 今天与你这一探讨,我心中的疑团解开了不少,相信不用多久,真相就会大白。」 
  「弟,如果你想早点知道真相,解开心中的疑团,刚才姐那个建议,你好好 考虑一下。」
 
  「你是说约高洁见面?」
 
  「是的。不管她告不告诉你实情,见个面对你没有任何损失。如果能解开这 个谜,就了结了一桩心事,你也不用整天想着这个事了。」
 
  饭后,刘斌在招待所开了个房间,在里面反複思忖金晶的建议。直接找高洁? 他刚从监狱出来时想过,但是最后放弃了这个念头。不知道见面说什么是原因之 一,问对方过得好不好?那太虚伪了。直接问对方为什么要离婚改嫁给张明,是 不是之前就有一腿?肯定不会有真实的答案。至於孩子为什么丢失?对方更是可 以找出千百条无辜的理由。因为后面这些原因,他才决定把有关证据收集齐,再 见面。他没有亲自查证,是担心那些熟悉内情的人防备自己,查不到真正原因。 
  现在金晶却认为直接找高洁是解开心中谜团最快捷的办法,让他又不得不重 新思考这个问题。他在房间琢磨了半天,仍觉得现在与高洁见面的意义不大。目 前虽然掌握了一些情况,比如当年她离婚改嫁,可能是被张明胁迫,但是还有很 多东西需要查证。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他仍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对方愿意回答, 说的是不是实话无法验证。其次他想要弄清的无非是这么几件事:一是当年为什 么要骗自己,离婚是为了孩子和家人?二是明知道自己出事与张明的公司有关, 为什么还要嫁给张明,而且这么快?如果是胁迫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是自己不堪 胜任,还是之前他们就有了关系?三是她是否清楚张明参与陷害自己之事,是否 是同谋?四是孩子丢失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问题,他认为不可能有真实答 案。
 
  最后,他认为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认为不如等一切查实了再见面,那时 就不怕她不承认了。他否决金晶的建议后,给王保国发了个信息,让他尽快来招 待所。
 
  不到半个小时,王保国来到招待所,待对方一落座后,刘斌便开门见山地说: 「保国,最近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最近打探到了一些消息,但是还没有证实,所以没有来向刘哥你汇报。」 
  「那你先说说,都是些什么消息。」
 
  「一是,我怀疑孩子的丢失可能与张明有关。」
 
  「哦。」这个消息对刘斌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不由聚精会神地听着。
 
  「因为张明与高行长结婚后,想要个孩子,但是高行长因为有孩子了,不想 再要,两人为此争吵过。我曾听张明的一个小弟喝多了时开玩笑说,『张哥,以 前你说嫂子有个小孩不愿再生,现在没有小孩了,怎么还不生一个?』张明听后 脸色阴沉,很不高兴,并骂了那个小弟一顿,因此我怀疑小孩丢失可能与张明有 关。」
 
  刘斌觉得王保国的分析有道理,点了点头。
 
  王宝国接着说:「其次是,张明自从与高行长结婚后,与高行长原来的领导 夏行长关系反不怎么好了,这些年两人来往很少。夏行长平时对张明似是避而远 之,最近一两年一直忙着调去省城。我怀疑张明可能掌握了夏行长什么秘密,原 来怀疑这个秘密与高行长有关,但是通过最近的了解又觉得不是,因为夏行长平 常与银行内部的女人来往很少,银行以外也没有来往密切的女人。」
 
  刘斌听后内心狂震,点头说:「你说的第一个情况,可能性很大,我曾经也 怀疑过,这方面你继续跟踪,争取找到证据。第二个情况很重要,张明之前与夏 行长关系好,夏行长又是高洁的上级,他与高洁结婚后,按理说关系应该更好, 现在关系不好了,肯定有不为外人知道的特殊原因。」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觉得奇怪,认为可能是张明掌握了夏行长什么 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很可能与高行长有关。」
 
  刘斌联想到不久前与金晶的探讨,点头说:「你的怀疑有道理。保国,下一 步,你可以重点查一下,我出事后不久,她们省行来检查,那天他们在哪里吃饭? 饭后都去了什么地方?高洁与谁在一起?当时张明在哪里?这也许是个突破口。 据朋友了解,自这次检查之后,高洁很快与张明走到了一起,看是不是这次检查 中张明掌握了高洁的什么秘密。」
 
  「好的,我会尽快去落实。」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 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谢谢合作!
    [大香蕉 哥哥去 哥哥干 好屌操 淫淫网 好屌色 狠狠干 狠狠撸 大香蕉网 大香蕉 狠狠鲁 ]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合作:2v66qimi@gmail.com]